教育类上市公司的“危”与“机”

www.js333.com

2018-10-08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贾国强宋杰北京、上海报道责编:陈惟杉2018年8月以来,我国教育监管政策频频出台,引起了教育行业的高度关注,也直接影响了资本市场上教育股的表现。 先是在8月10日,司法部发布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下称《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送审稿》中的多项条款被解读为为资本介入教育立下更为明确的规矩;再是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下称《规范培训机构意见》),近年来异常火热的校外培训机构面临规范发展的压力。 从去年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以后,各界不断拷问资本逐利性与教育公益性之间的平衡取舍,而上述两份文件的出台被外界认为给近年来密集涌入教育产业的资本浇下冷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监管政策的密集出台,是教育部门为了促进教育机构的规范发展,也是为了落实依法治教。 同时也说明,以前的一些监管政策存在乏力和失灵现象,这有助于补齐监管政策短板。

与此同时,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下称《教育经费意见》),其中提出,保证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一般不低于4%;在继续保持财政教育投入强度的同时,积极扩大社会投入。 可以想见,此次补齐监管政策的短板并不会是终点,未来关于如何平衡好教育产业逐利性与公益性的探索仍将继续。 教育行业已有272家上市公司曾经,因为民办教育的公益属性,作为非营利性机构的民办教育机构很难在国内上市,这使得教育行业的规模虽然庞大,但资产证券化程度一直较低。 很长时间里,法律法规限制了教育行业的资产证券化进程。 例如,2004年3月通过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明确要求不得向社会公开募集资金举办民办学校。 直到2013年9月5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向公众征求意见,拟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进行统一的修改。 经过这一轮修订,《教育法》中取消了教育机构不得以营利为目的的表述。

2016年11月修正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中更是明确规定:民办学校的举办者可以自主选择设立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民办学校。 但是,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

这意味着民办学校可以登记为工商企业。 从此时起,资本加速融入教育行业,试图从资本市场上分得一杯羹。

桃李资本数据显示,2017年教育行业一级市场融资数量404起,比2016年增加逾50起。 2018年7月中旬,据普华永道中国区审计主管合伙人王笑预测,到2021年,中国教育行业规模将达8万亿元,目前教育行业在资本市场仍处于阶段,仍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潜力。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光大证券等券商发布的研报对教育行业上市公司进行了梳理,截至2018年上半年共有272只教育股(A股、港股、中概股、新三板),总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

有关教育行业的子行业分类方法较多,如果依据教育信息化、教育出版、学校、在线教育、培训等5个方面进行分类,可以发现其中直接经营学校的学校类上市公司,虽然数量较少,仅有15家,但却是盈利水平较高的子行业,净利润率高达%,远远超过其他子行业,并且其营收和净利润增速也呈现较快的增长态势。 虽然有预测认为教育行业到2021年时的规模为万亿级,但目前教育类上市公司的营收还只是千亿级,各路资本蜂拥进入也就在所难免了。 资本涌入教育行业的代表近40万家培训机构北京一所国际学校举办毕业典礼,各国国旗挂满礼堂。 资本蜂拥进入教育行业的表现之一便是目前庞大的培训产业。 培训子行业也涉及较广,有K12课外辅导、成人教育、职业教育、驾驶、公务员培训等。 其中也不乏人们熟悉的上市公司,如新东方()、好未来()等,新东方今年上半年营收亿元,净利润为亿元,净利润率为%;好未来今年上半年营收亿元,净利润为亿元,净利润率为%。

目前国内的培训机构究竟有多火热?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下称《规范培训机构意见》),第二天,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解读《规范培训机构意见》时披露了这样一组数据,截至8月20日,全国已摸排培训机构万家,其中发现问题的有万家,占全部摸排培训机构的%。 也就是说,目前我国的培训机构数量至少有近40万家,而根据《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的数据,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万所,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万所。

这意味着,一所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对应近两家培训机构。 具体到省份方面,《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北京、江苏的培训机构都超过3万家,山东超过两万家,广东、浙江、天津都超过2万家。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校外培训火爆大概有三方面原因,其一是目前的教育评价体系是单一分数评价体系;其二是义务教育不均衡,家长对校外培训需求旺盛,希望以此提高孩子的竞争力;其三是学校教育的个性化不够,家长都希望孩子能掌握几门艺术技能。 教育培训机构泛滥,特别是中小学培训机构过于火爆,也引起了一些问题。 日前,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针对校外培训乱象进行重点暗访,暗访结果显示校外培训机构行为仍不规范,如夜晚培训时间较长、违规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一次性收费过高等。 今年六七月间,辽宁省人大开展的一项针对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调研发现,高额的补课费用已成为辽宁普通市民家庭的最大支出。

据媒体报道,在沈阳等城市,不少家庭每年用于课外培训、补课的费用高达5万元以上。 仅一门英语就高达万元~万元。 几乎是家家都给孩子补习,少则3项,多则五六项。

教育行业万亿级的市场预估并非虚言。

资本蜂拥而入亦不足为奇了。

此次《规范培训机构意见》出台,爱建证券分析师余前广认为,这会加速教育培训行业洗牌,一些硬件不达标(如场所条件)、软件不优秀(如教学内容)的小机构将淘汰出局,市场份额会进一步向大机构、头部企业集中,是一场深刻而广泛的供给侧改革。

不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通过抬高门槛的方式来规范校外培训机构,会使得家庭支付更高价格才能获得培训服务,因为培训需求大量存在,而培训供给在减少,或许起不到监管部门所期望的效果,根本之策还是要减少培训需求,推进教育评价体系改革以及义务教育均衡化。